作者: 本報訊 | 台灣立報 – 2013年7月10日 上午12:16

■張巍鐘

  從事學生輔導許多年,對教育不禁有些存疑。一個國家是否在乎孩童可以從教育看得出來,12年國教固然是正確方向,但是有如許多國家的制度,訂定後再修改是難上加難,而12年國教在執行前就讓人無法放心。就我個人而言,我擔心這是一個虛有其表的制度,少了許多必要的配套措施。

  在花東輔導幾年,自然從學生與老師身上看到許多教育有待加強的部分,若能把現有的困境導正或許比貿然制定新制度更好。教育體系下長期有兩個時間表──年度與學年度,年度就是從1月初到12月底,而學年度是從9月初到隔年的8月底。兩種制度讓許多老師忙於文書工作,重複應付不同的評鑑制度,當繁瑣文書工作過多,能花在學生的時間自然少。

  跟學生有些接觸不難發現許多學生在課堂上精神不佳,許多學生甚至都在打瞌睡, 正值青春期的學生生理經歷許多改變,需要的休息時間較長。但學生要7點多到校,意味更早就需要出門,放學時間最早大概4、5點了。

  花了長時間在學校,若有補習時間就更長,當教育強調德、智、體、群、美,我們教育花多少時間讓學生發展體能或人際關係,就連寒、暑假也把學生再找回來寒、暑假輔導。當學生因疲憊都在學校打瞌睡,對課業感到疲乏沒有心思,那教育又是教育誰了?

  雖然霸凌似乎不在媒體焦點,但霸凌的情形仍時常出現,在輔導過程多次聽到學生只有靠自己才能免於被霸凌,多少讓人擔心學生落入以暴制暴的情況。然而,12年國教拍板定案後,高中的輔導經費反而減少。實際上,隨著少子化,因成績的門檻已變得更容易跨越,讀高中變得更容易,所以高中學生問題變得更複雜,12年國教應該會增加高中輔導的難度,更需要有不同的專業協助。

  教育的主體應該是受教育的學生,與教育學生的老師,教育制度的改變似乎沒有站在第一線老師或是學生的立場思考,教育部門應思考如何讓老師能更專心於教導學生,並提供更多的支持與資源,上課的時間也該將學生的身心發展納入考量。 (臨床心理師)

教育家文教機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